新闻稿

大卫·柯丹斯基画廊隆重推出劳伦·哈尔西(Lauren Halsey)最新作品展。展览将于2020年1月25日正式开幕,展出艺术家的雕塑绘画装置作品,展览将持续至3月14日。开幕酒会将于1月25日星期六晚6-8点举办。此次展览是哈尔西在柯丹斯基画廊举办的首次个展,展览展开了一幅鲜活生动、神话般的洛杉矶中南部鬼魅景观。这些新作品延续了哈尔西长期以来对纪念碑、纪念物和公共空间的探索,特别强调了她对黑人和拉丁美洲裔/商店的中产阶级化及其所面临的威胁性经济迁移的看法。

“这些作品就像洛杉矶中南部的商业标本剥制术”,哈尔西这样来描述她的几件新雕塑装置。她将大型立方体和棱柱排列组合成集成作品,令人联想到生气勃勃的城市街区,玩味了通常取代着本地独立零售商的“大盒子”零售业的发展。哈尔西将这些雕塑分为两种风格或“区域”:一种是色彩鲜艳的、对繁华或倒闭的企业的提炼;另一种是包裹在箔纸中的结构,它们是对贯穿在艺术家过去的一些项目中的浓缩了黑人媒材的个人神话艺术的延伸和采样。

相比于哈尔西近期的展览——其中,建筑物被构建成供人类使用(如哈默博物馆的“柯林肖区象形字计划”,2019-2019年)或沉浸式体验(《我们仍在这里,那里》,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这些新作品在尺寸上采取了一种更梦幻般的处理。在6英尺高、狭窄的矩形棱镜上的苏打瓶图像,使人联想到一台自动售货机、酒类商店或一瓶20盎司的苏打水,并随着观者视角的挪移而急剧增长或收缩。

诸如苏打瓶一类的作品以明亮而平整的绘画表面为特征。为了打破这些饱和的色彩界域,哈尔西诠释出风格化的原始标志和标识复制品,跨越了从民间到企业化的美学。虽然这些技法将她明显地植入20世纪波普艺术家的传统,但哈尔西也对像贾斯珀“笔刷大师”印第安那波利斯的特拉维斯、以及服务于像“沃特斯”这样的社区的家庭经营的商店的标牌画家感兴趣。例如,一个鲜亮的紫色大盒子上就表现了一家本地理发店招牌的手绘复制品。

像这样岌岌可危、有时甚至完全亏损的企业让哈尔西苦恼,因为她的实践一直拥抱着黑人社会文化的意符——这是她仍然生活在其中的文化和社会,并且必须在代表和商品化她的邻居及其他类似的人之间的紧张关系之间把握好平衡。为了对艺术世界和中产阶级化之间的复杂关系作出回应,哈尔西试图贴近其深受放克文化浸染的想象,从而对流于一种人类学叙事做出抵抗。她说:“我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与Superstudio及其Archigram/猜测性建筑项目进行对话幻想建筑师。”

在过去的作品中,哈尔西批判地提出了未来空间。她的“挥霍王国”(Kingdom Splurge)系列中的人工洞穴是城市花园的原型,旨在为即将开启探索之旅的预备人员服务。“柯林肖区象形字计划”着眼于过去,旨在为一个更好的当下寻找一条出路:走廊和大厅可以被占用,即使它们终将有一天会在中南部被占据。

本次展览中的作品构成了哈尔西记忆中的光谱列车,与其说它是一个城市规划的实践,不如说是一张幽灵地图。这些鲜活的盒子,就像柏拉图式的建筑思想,是无法进入的。更重要的是,许多被纪念的企业如今已不复存在,因此也无法进入。哈尔西并没有复制洛杉矶中南部,甚至没有试图呈现她自己的版本。相反,通过雕刻的叙事、对其自身神话的自省、对从1965年到1992年反抗标签的视觉采样、以及她对商业复制品生动的抽象化处理,哈尔西创造出一种结构,以让我们看到她是如何记忆那些被抹去之物。这些纪念碑让我们记住:过去来了又去;现在已然太迟。

穿插在哈尔西的街区中的纪念物和纪念碑——就像在她居住的街区中的那些交叉一样,在这里,一些企业被她形容为“坚固而强大”,而其他一些则已经关闭。涂鸦在标示,召唤,宣布,有时也在悼念。仔细观察几件作品的表面便会发现,除了绘画之外,哈尔西还用铅笔书写碑文。在此,她所采用的技术——如果不是材料——是她所生活的街区的很多标签艺术家都会使用的。因此,这些涂鸦被书写得并不显眼,而移除它们的成本也较低;每一件作品都显示出对删除的期待。

为了防止这种移除,哈尔西的金属箔块主要避免使用油漆或铅笔进行标记。取而代之,它们大多是雕刻而成。自2014年在哈莱姆工作室博物馆参与驻留项目开始,哈尔西就被“雕刻像”(the graven image)所深深吸引。金属薄膜具有很强的反光性,这一方面将观者置于神话故事中;另一方面,由于雕刻将金属箔切割成其背后的泡沫材料,其上蚀刻的图像也将在观者的反射图像中被移除。没有浮雕(解脱),这仅仅存在于记忆里。

——道格拉斯·科尔尼(Douglas Kearney)

2019年,劳伦·哈尔西(1987年出生于洛杉矶,并一直生活工作在此)的个展在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举办。去年,她曾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个展。她是2018年哈默博物馆摩恩奖获得者,作品在哈默博物馆举办的“洛杉矶制造双年展”上展出。其他群展包括:由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策划的“这很紧急!”,肯斯特尔夏洛滕堡,哥本哈根(2019);“临近边缘:嘻哈建筑的诞生”,纽约建筑中心(2018);“PopRally Ten”,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016);“无线电想象:奥克塔维亚·E·巴特勒收藏的艺术家”,军械库艺术中心,帕萨迪纳,加州(2016);“每件事,每一天:2014-2015艺术家驻留项目”,哈莱姆区工作室博物馆,纽约(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