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

大卫·柯丹斯基画廊荣幸宣布将参加Independent 2020艺术博览会,带来艺术家沙赫瑞亚尔·纳沙特(Shahryar Nashat)的个展。Independent将于2020年3月6日星期五至3月8日星期日在纽约威克街50号举办。受邀嘉宾预览将于3月5日星期四上午11:00至晚上8:00举行。

此次展览恰逢沙赫瑞亚尔·纳沙特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个展“原力生活”(Force Life)闭幕,艺术家将在Independent 2020呈现一组最新作品,其中包括影像、雕塑和基于地面的作品。尽管,纳沙特一直对人体、科技、合成材料之间的多维度关系很感兴趣,但他也越来越多地将自传性作为他探索数码时代物理物件变化状态的工具。艺术家着力于将自己的身体作为一个让这些变化明显呈现的场域,并聚焦于艺术史叙事在主观经验之棱镜中折射出来的方式。

纳沙特将个人和非个人的成分置于同等比重,在什么是身体——身体可以是什么——的概念发生着戏剧性转变的语境下,质疑着脆弱性的意义和死亡。这一点体现在一系列以墙面为基础的作品中。在其中,艺术家亲人和爱人的X光射线身体图像,通过一种紫外线生化过程被直接呈现在石膏上。作为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定义着雕塑制作的材料,石膏在此却成为一种二维基底,并在技术上辅助了身体内部的呈现。在墙上支撑着石膏的结构由多层橡胶和金属构成,它们使物体同时具备合成物和假体的质感。

一件名为《巴雷(你所有的自动反应)》[Barre (all your automatic reactions)]的雕塑作品,凭借其自身体量唤起了身体的在场,尽管它在表面上是抽象的。这件狭长的、立于地面的作品很明显是由合成材料制作,其关键环节在被屈伸或拉伸的过程中类似于肌肉。纳沙特假设出一种存在状态,它实际存在却并不绝对具象呈现。无论作品主体的身体是什么,它都被严格排斥在人类之外的领域,并以一种更抽象的、CGI屈折的、但仍能触手可及的模式存在。这件作品的独立版本分别在Independent艺博会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原力生活”中呈现。

最新的一件聚合壁墙面雕塑出自于名为“带骨”(Bone-In)的系列,它就像新鲜的肉块。这些作品呈现三维的生肉图像,令人联想到无头的躯干,它们就像相互诱惑、寻求联结的情人一样占据着空间。在包裹着每件作品的聚氯乙烯包装内,都有一张写有搭讪语的纸片,使得雕塑像是与观众公开调情。它们散发出渴望的吸引力,也同样遭受着拒绝。

另一组融合了影像的墙面作品,展现了纳沙特自青少年时期便已开始意识到的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和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之间明显的亲密关系。该系列的早期作品聚焦于托姆布雷;而在这里,劳森伯格的遗作占据了中央舞台,还有纳沙特的作品。这些名为《肉身抢劫》(Rob It in Flesh)的作品,成为了艺术家本人青少年阶段的替代物。在影像中出现的年轻人躺在床上,随意地翻阅着浴室和卫生间的黑白宝丽来照片,而这些照片实际上是劳森伯格最初为1963年的“随机顺序”(Random Order)系列拍摄的素材照片的翻拍版本。在类似于这种图像观看行为的结构事件中,纳沙特偶尔将其他图像穿插进来——它们也基于劳森伯格制作的照片,并描绘了抽象的裸体部位——它们连珠炮似的连续出现,扰乱了弥漫其中的平静氛围。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纳沙特逐步发展出一种可识别的形式和材料语汇,并在一定程度上以其对展示的精心处理而著称;在很多情况下,像底座这样的支撑结构占据了核心位置,它们将作品置于与现代主义批评的对话中,以试图消除艺术对象和其周围环境之间的界限。该方面被特别体现在他的“车轮上的母亲”(Mother On Wheels)系列雕塑中,其中之一将在本次展览中展出。该系列中的每一件作品都包含一块独立的大理石,其底部已完成处理,成为一个基座,而顶部则保留了一块未经雕琢和打磨的立方体。石头被放置在一个钢制底座上,其上装有不对称的滚动脚轮——随时可被移动。

 

与此同时,《日内瓦(我的90年代)》[Geneva’s (my 1990s)]是另一个出乎意料地揉杂了极简主义形式考量和个人反思的混合体。在此,各种各样的碎片、切口和条纹出现在平滑、紧凑的立方体上,这些立方体被涂上一系列颜色,纳沙特将这些颜色与标题所指涉的年代联系起来。这个令人感到甚为陌生的物体,颇为矛盾地浓缩了记忆与自我反省,综合了艺术史和前瞻性想象。

沙赫瑞亚尔·纳沙特的个展“原力生活”目前正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展览持续至2020年3月8日。他的其他个展举办机构包括:丹麦国家美术馆,哥本哈根(2019);瑞士文化中心,纽约(2019);巴塞尔美术馆,瑞士(2017);门廊博物馆,法兰克福(2016);申克尔馆画廊,柏林(2016);卡彭特视觉艺术中心,剑桥哈佛大学,马萨诸塞州(2015);东京宫,巴黎(2014);伦堡艺术协会,德国;圣加仑美术馆,瑞士(2009)。他参加的重要群展包括:“几乎每个人的故事”,汉默尔博物馆,洛杉矶(2018);“大理石神话”,费城当代艺术博物馆(2071);海尼·翁斯塔艺术中心,Høvikodden,挪威(2017);“向每个方向移动:环境,装置,叙事空间”,汉堡火车站博物馆,柏林(2017); “大阳台”,加拿大蒙特利尔双年展(2016);“问问墙本身”,沃克艺术中心,明尼阿波利斯(2016); “2016洛杉矶制造:一个、那个、尽管、只有”,汉默尔博物馆,洛杉矶(2016);第8届柏林双年展(2014);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ILLUMInations”(2011)等。